我想戴眼鏡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某一天早晨起床,匆忙之間,
伸手找不到那副熟悉的眼鏡,那一瞬間,眼前景象是一片模糊,讓人好慌張。
因為對我們這些戴眼鏡的人而言,眼鏡就像是一個面具,戴上之後,才能看得見這個世界上的人事物,
看得清楚就能安心的面對一切,沒錯,眼鏡對配戴者而言,就是安心感。

就如同光明分子老闆Jerry所說:「眼鏡每天陪著自己那麼長的時間,是最親密且瞭解我們身體狀況的伙伴,
它能不能讓你安心,真的只有你自己能夠清楚知道
我順勢問起什麼樣的眼鏡會讓配戴者安心?

「看得見,看得清楚是最基本的條件,要戴起來舒服、穩定,讓你沒有負擔,不會痛、不會滑動,

戴著一整天會幾乎忘記臉上有這副眼鏡存在」Jerry說:「聽起來很玄妙」

Jerry接著解釋:「眼鏡的美感」喜好當然很個人,
不過,有些時候,喜歡不見得代表適合,
曾經有客人堅持要配金屬細框眼鏡,但她的近視超過800度,鏡片突出鏡框非常多,
配重、焦距都會不準,戴起來肯定不舒服。」
人味的眼鏡|光明分子-光明分子.眼鏡

對於我們這些配戴者而言,挑選眼鏡的時候,只會直覺喜不喜歡、適不適合這個框型,但是否就是一副「對」的眼鏡,

Jerry說起另一個客人的例子:「 大部分人都以為鏡框大就能讓臉變小,這樣的概念在太陽眼鏡行得通,不過,
大家都疏忽了近視鏡片是凹透鏡,會讓眼睛變小,加上她的度數很深,當她戴上配好的眼鏡,幾乎變成是瞇瞇眼。」

這就不是一副讓人有安心感的眼鏡,而且這些細節並非一般人如我們所能清楚知道與掌握,
「 討論與溝通的時間與過程很重要,我們稱之為問診」
Jerry說,從挑選眼鏡,試戴、驗光,每個人走進光明分子,至少需要2個小時。

人味的眼鏡|光明分子-光明分子.眼鏡
光明分子的驗光室有兩間,一間是我曾經看過的美式驗光,另一間則是較陌生的德式驗光,

我問起其中差別,Jerry解釋了許多專業詞語:
「我們有一個條件來為每個客人選擇適合的驗光方式,例如這個人原本就有斜視問題,或者是隱形斜視。」
見我露出不甚了解的表情,Jerry說明:「例如會容易頭痛、肩頸酸痛、就有可能是隱性斜視,也就是斜位,
我們就會建議他使用德式驗光,能更準確的將光線投射到角膜中心窩位置,測得更精密細緻。」

人味的眼鏡|光明分子-光明分子.眼鏡

一副眼鏡從挑選鏡框到驗光、鏡片製作好,來來回回得經過上百道程序,才交到配戴者手上,
不過如此並不代表眼鏡完成了。當你正式戴上這副銀鐘之後,舒不舒服、是否穩定,會不會太緊,
有非常多的細節需要逐步調整,「曾經有一位客人拿到剛配好的眼鏡,戴上後安安靜靜地坐著,
30分鐘後,告訴我們的店員,某個地方需要調整,調好之後,又坐了30分鐘,才點點頭離開。」Jerry說。
這樣就是一副好的眼鏡?Jerry搖搖頭,那怎麼樣才能稱得上是一副好的眼鏡?

「會走入光明分子的人都是做過功課,喜歡獨特,會讓自己看起來與眾不同的眼鏡,
藉由挑框、驗光、調整等專業細節的『問診』,配好一副能安心配戴的眼鏡,最重要的是不用擔心眼鏡損壞,
只要拿回來,保證調整到好,對我而言,這才是一副真正的好眼鏡。」

人味的眼鏡|光明分子-光明分子.眼鏡
說著說著,Jerry帶著我來到掛著一幅色彩斑斕作品的牆前:「這是給師傅挑選眼鏡板料的sample,就像是色卡」
Jerry說:「原本板料是白色粉末,再經由工匠逐一染色打造,有著師傅們手的温度。」
的確,眼鏡就是這麼有人味的配件,讓配戴者能安心的生活著,就如同光明分子。


全文摘自 GQ eye's wear 創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