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如果認為戴著【泰八郎謹製】的手工眼鏡就已經是到達日本手工眼鏡世界的頂端,

那麼,能夠跟【泰八郎】先生面對面的談話,

那這一個經驗就足夠讓人一輩子難以忘懷!

【山本泰八郎】

這位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我、現在正面對面的和他談話著!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泰八郎謹製】的日本手工賽璐珞眼鏡,

一直都是有在賞玩、收藏眼鏡的朋友們,心目中的夢幻逸品。

只是因為台灣存在著某些讓人無法理解的原因,

導致喜歡【泰八郎謹製】作品的朋友都必須透過其他管道取得,

這是讓人相當腕惜的地方。

而【泰八郎】的作品,一直都讓人有一種無法抗拒的古樸魅力,

他沒有奢華繁瑣的設計,也沒有強調機能的現代結構,

但是,他就是那麼深深的吸引著每一個人的目光!!

我們開始說說這個關於【泰八郎】故事吧!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山本泰八郎】,大家所熟知的名字稱作 【泰八郎僅製】,

繼上一次跟大家分享過的參訪【BACKSTAGE】、拜訪【佐佐木與市】師父之外,

此行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要拜訪這一位站在日本手工眼鏡世界頂端的師父,

傳說中的手工眼鏡職人,【山本泰八郎】。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這是我看到【泰八郎】先生的時候所按下的第一張照片,

【山本泰八郎】先生,今年六十七歲,但是外表看起來出乎意料的年輕,

他笑著對我說,這是他第一次接待來自臺灣的客人呢!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在還沒來到【泰八郎】先生的工作室之前,

我一直在腦海中幻想著這個工作室會是長什麼樣子,

而實際來到工作室之後,映入眼簾的,

真的一如我腦海中出現的畫面一般,

傳統、古樸、簡單沒有太多現代化的工具,

有的、只是那雙長滿厚繭的雙手所握住的簡單工具!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這一雙手,是即將繼承父親一切衣帛的【泰八郎】先生兒子的手,

他放棄年輕時的所學,回來幫忙年邁的父親,經過六年的鍛鍊,

現在、已經慢慢的有大將之風!

但是對於兒子繼承衣帛這件事,其實【泰八郎】先生是反對的,

因為眼鏡職人的工作是非常辛苦又嚴格的,

就像在山本製造所,也就是【泰八郎】先生的工坊附近,

原本是有著約莫八十家左右的眼鏡工作室,但是現在就只剩下兩三家。

「這個產業是非常辛苦的,將來會怎麼發展真的很難說,

但是如果他(兒子)願意持續的努力下去,我會支持他!」

【泰八郎】先生低著頭說著........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這位就是【泰八郎】先生的兒子!

近幾年,鯖江的眼鏡工業,因為工時長、薪水少,

慢慢的已經沒有鯖江當地的年輕人願意繼續延續這一份傳統,

使得這一份在日本一百多年的工藝老智慧逐漸流失,

所以當看到有年輕的新血願意回故鄉延續這一門技藝時,

心裡的感動是莫名的!!

【泰八郎】先生也說:「現在工坊裡,除了我跟太太以及六年前回來幫忙的兒子之外,

已經出嫁的女兒偶而也會回來幫忙,全家人一起工作的感覺是很幸福的。」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這一位,是【泰八郎】先生的太太,

長年以來,她一直默默的守在【泰八郎】先生的身旁,

協助,幫忙打點部分製作的小細節,

而她親切的笑容與態度,讓我看到了日本女性傳統的傳承。

其實,那天在工作室內還有一位,【泰八郎】先生的女兒,

但是她實在是太害羞了,所以無緣捕捉她的畫面,

算是這一次的遺憾之一啊!

讓我們先來環顧一下工作室內的部份小細節吧!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製作到一半的鏡腳與鉸鍊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粗拋用的鹿桶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製作框面弧度的定位器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加熱用的熱油箱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將【泰八郎】字體燙金的機器(實際名稱我還真的不知道!哈!)



說到手工眼鏡在日本的崛起,最大的推手莫過於金子眼鏡的總監金子真也先生,

早期金子眼鏡推出以SPIVVY為名,由【佐佐木與市】師父所代工製作的作品,

成功的在年輕人的心中播下了種子,讓這些老智慧不致於掩沒在時代的洪流當中,

漸漸的,手工眼鏡溫潤內斂的質感也慢慢地廣為世人所知。

接著,金子真也先生廣邀在福井當地手藝精湛的職人,

推出一系列以職人的名字為品牌的作品,

像是泰八郎、正義作、佐佐木與市、井戶多美男、恒牟作等等,

都是在這一波手工職人眼鏡的風潮中嶄露頭角,

所以說,金子真也先生是日本手工眼鏡的推手,真的是實至名歸!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上面這一張照片,是【泰八郎】師父還未跟金子眼鏡合作之前的作品宣傳照,

應該有三十年以上的歷史囉

而談到【泰八郎】先生與金子先生的合作,

這個故事由【泰八郎】先生的口中親口說出,

真的是會讓人有另一番感受!

【泰八郎】先生回憶著當時說著:『當初是因為要配一副鏡片,

所以將自己親手製作的眼鏡拿到鯖江當地的眼鏡行,

記得當時的店員驚訝的問著我:這是您親手製作的嗎?

我回答:是的!就這樣,隔天便接到了一通由金子先生親自打的電話,

邀請我為金子眼鏡製作一系列的作品!』這就是一開始的故事.....

也因此,展開了【泰八郎僅製】傳奇的一頁!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在訪談中,我詢問了【泰八郎】先生,他認為眼鏡在製作的過程中最難的部份在哪裡?

結果他的回答讓我楞了一下,因為【泰八郎】師父說:

「對於已經製作眼鏡長達五十年的我而言,眼鏡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就像是吃飯跟睡覺一樣,是每天都必須要作的事,所以沒有什麼是特別難的。」

這個回答真的讓我蠻訝異的,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無招勝有招的最高境界嗎!XD

?但是最後我還是請【泰八郎】師父說了一個他認為比較難的工序,

【泰八郎】師父說:「如果真的要說難度比較高的部份,應該是蝶番崁入的製作吧!

因為這一個部分的細節較多,在製作上難度較高,目前都是由我及兒子在製作這一個部分。」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泰八郎】師父拿起了一把之前與NUMBER (N)INE(現在已經解散)合作的作品,

指著蝶番的部份接著說:

「這個部分的製作,必須有豐富的經驗與高度的集中力,才能做的好。」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泰八郎】師父拿出自己配戴的眼鏡 ,慢慢的說著:

「雖然現在有家人的幫忙,但是因為塞璐珞的質地堅硬,在製作上相當的耗工費時,

即使從一大早就開始工作到傍晚,每個月的產量也不會超過300隻。」

「而一把好的眼鏡,最重要的就是心!所以我儘量讓我自己儘量維持在好心情的狀況下工作,

這是很重要的!我希望我所製作的每一把賽璐珞的眼鏡都很完美,

如果客人買了我的眼鏡,但是品質、做工不好,我會覺得我很對不起他!」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所以每當我工作累了,或是壓力大的時候,我最喜歡開車到深山裡兜風,

在不開心的時候到深山裡高舉著雙手大聲吼一吼,

這個就能夠讓我再度恢復好心情,這個也是我紓壓的方式!」

真的是可愛又實用的紓壓方法啊!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我們接著請【泰八郎】師父回想當初為何會想要成為眼鏡職人,

師父笑笑的說:「其實最初根本沒有想那麼多,因為那個時代日子過的很苦,

也沒有太多的選擇,但是一旦做下去了(成為眼鏡職人),

就想著不要輸給別人,結果就這麼一路拼命的做了下來!!」

「而當初開始和金子社長合作的初期,也開始製作以自己的名字為品牌的眼鏡,

但其實周遭的同行朋友對於這樣的企劃案是有一些批評跟懷疑的,

而我自己給了這樣的企劃五年的時間,嘗試著製作看看,

因為結果慢慢地越來越好,身邊懷疑的聲音也慢慢的消失了!

而對於自己的名字能成為品牌,真的是十分的開心,但是也因此多了一份責任感。」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泰八郎】師父起身走到他平常工作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他想要為我們示範他平時是怎麼工作的!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泰八郎謹製】的作品一向不會有過多的工法或是華麗的做工,只遵循著過往古老的工法慢慢一刀一刀的細膩地刻劃著。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泰八郎】師父另外拿起還未切割完成的賽璐珞原版,告訴我們他是如何將鏡框的形狀切割出來。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這個切割的動作看似簡單,但其實從師父臉上認真的表情看來,這應該是需要相當大的專注力。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正當大夥全都集中注意力的看著師父切割賽璐珞板時,

就在那個摩們、突然聽到一聲非常響亮的『噹』,一個黑色的物體從眼前劃過,

原來因為賽璐珞的質地過於堅硬,鋸刀在快速切割的過程中,

就這麼硬生生的斷裂彈飛出去,呼呼~

好驚險的一刻啊!泰八郎師父笑笑的說:「沒事、沒事」

我們一群人倒是嚇出一身冷汗啊!!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還記得前面在環顧【泰八郎】工坊時,看到的那一些製作眼鏡的器具嗎?泰八郎師父現在就要來為我們示範怎麼操作。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首先,先將剛剛切割完成的框面放進還在冒著煙的熱油箱的間隙裡,藉由熱油箱的溫度將框面軟化。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接著將已經軟化的框面快速的放到事先已經安置好的框面曲度模版上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用力將機器旋轉壓下,然後停頓等待框面冷卻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最後就可以看到完成框面曲度的半完成品了

 

 

泰八郎師父說:「大概再過個兩三年吧!我希望能夠退居到幕後,

只要負責從旁協助兒子,然後過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其實這一段話的出現,讓我們一行人及金子內部的工作人員都嚇了好大一跳,

原來泰八郎師父早就已經有了他自己人生的規劃,

或許兩三年之後完全由泰八郎師父的兒子接手之後,

我們會看到完全不同風貌的新作品也說不定!!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泰八郎師父送我們來到門口,我回頭拍下了這張照片,

接著他拿出了他一開始忘記給我的名片,當我接下的那一剎那,

我似乎覺得這一張名片閃閃發光!上面僅僅簡單的印著地址跟電話,

還有【山本泰八郎】這個名字。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最後的合影,我想,這是我的榮幸,因為,

能夠和這一位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師父這麼近距離的接觸,

這是我在進入眼鏡這一行時完完全全不曾想像過的事,

但是如今,他?就這麼和我面對面,近距離的、寒暄著!!

『如果我遺忘了所有的事,我想,這是我不會遺忘的一段,

這是一段永難忘懷的旅程,他所帶給我的,不單單只是一段記憶,

他所帶給我的,是一生難得的經驗與回憶!』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

 

站在日本手工眼鏡界頂端的男人 .【山本泰八郎】工坊參訪記-光明分子.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