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矢甚治郎手工眼鏡【劍豪】.豪氣限定登場(十兵衛.小次郎.武藏篇)





「嘟嘟嘟嘟嚕嚕嚕嚕嚕?????」

「欸,小登,我剛剛上體育課,眼鏡被撞壞了,聽說角矢有新款,去看看吧?」

小登是我的好麻吉,從幼稚園到大學我都跟他同一間學校,雖然不同班,

但感情好到要不是我們兩個都是男的,我想雙方父母早就指腹為婚了。

於是陪我挑眼鏡的不二人選,一定是他。

『你要去哪看?』

「廢話,當然是光明阿。」

『好,那兩點見。』





『這是角矢先生的最新作品【】系列,你可以看到十兵衛的這隻框比較大,

腳板的部份屬於加寬的處理,配戴起來比較有紮實感。』

『欸,小傑,你不要顧著戴都不說話,人家正妹店員介紹的這麼努力,注意她一下嘛。』

又來了,不說話不代表沒在注意,我白了小登一眼。

小登這傢伙,平時沒事就愛把妹,自以為不著痕跡的讚美人家正,

我看過沒兩句話就會想要人家的電話、Line、跟FB了,誇張一點就是約人家吃晚餐。

不過經過她的介紹,我倒是知道這次角矢又出了五款,

都是以戰國末期的幾位劍豪為設計概念:

例如我眼前的《十兵衛》,

大器的框型的確相當符合他的身分地位-將軍劍術師範【柳生家】的最強劍豪。





至於《小次郎》,長框型的設計風格想必來自他的愛刀『備前長船長光』,

據說是把三尺三的刀,能拿著如此長刀揮舞自如並且施展絕技〈燕返〉,

絕對是個劍術高手,框面左右的切削轉折設計,更是俐落地修飾了臉型。





而《武藏》,就是在嚴流島決鬥中,

打敗「佐佐木小次郎」後揚名立萬的「」吧!

雖然和十兵衛同屬大框,但採用較為圓滑的線條,倒是相當適合劍聖之名。





「小姐,不好意思,妳一下子把整個系列的顏色都拿了出來,

可以讓我慢慢看、慢慢挑一下嗎?」我帶著抱歉的口氣跟小姐說,

畢竟小登在十五分鐘前,一踏進門口就說:

『把你們店裡角矢的新款式通通拿出來看。』擺出一副闊少爺的樣子,丟臉死了。

『當然可以阿,你慢慢挑的同時我也可以一邊跟你解說,有問題都可以問我喔!』

店員笑著說:『像你現在拿的這個顏色,是比較新的版材顏色….

店員一邊介紹,小登一邊把妹,我則是一邊聽小姐說明,

然後端詳起這次的角矢,好看是好看,但是,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戴在我臉上是不錯,顏色也都不錯看,但是就…….

要換看看別的牌子嗎?新款角矢好像……

正當我想問店員還有沒有其他品牌的眼鏡時,嗯?怎麼,好像有隻眼鏡怪怪的。





那是一隻《小次郎》,在眾多眼鏡裡,離我最遠最角落的一隻,

但是它卻吸引了我的目光,讓我忍不住戴起它然後仔細看看。

使用純黑色賽璐珞製成,框型相當漂亮;蝶番的部份也完美的嵌合,

提供良好的框面與鏡臂的穩定度;而鼻墊的位置則是恰到好處,

配合調整過後,想必不會造成鼻子額外的負擔!

啊!太可惜了,框面右上居然有紅色的不知名斑點,

等等,而且還有裂痕?!這、這不太對吧!

我猛然抬頭問:「小姐,這隻眼鏡是不是…….

一剎那,正妹店員變成了兩個、四個;小登狐疑的眼神看著我,

接著,我眼前一片昏黑……..



---------------------------------------





山林中,向上延伸的階梯,伴隨著左右兩側高聳入雲的古樹,

偶爾陽光穿透林間灑在步道上,如此一個罕無人煙的地方,

卻有位蓬頭垢面,背負著用步巾包裹將近等身長的物體的男子,

奮力向上跑著。而不遠處的後方,則有兩位身著輕便服裝的武士緊緊追隨著。

『武藏先生!請告訴我,二十五年前的決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後方兩位男子其一,頭戴眼罩的獨眼武士向前方的男子大喊。

然而他眼前的武藏卻絲毫不理會後方的聲音,依舊賣力的往前飛奔,意圖要甩開他們。

「唉唷!」由於山路太過崎嶇,階梯與樹根盤旋交錯,

使得後方緊緊跟隨的另一位男子,一個不小心跌倒在地,叫了一聲。

『竹千代?』獨眼武士回頭,發現名為竹千代的男子跌倒了之後卻毫無動靜,

於是趕忙折返察看,卻發現男子由於跑勢過猛,頭部直接撞擊地面,

當場血流如柱,昏了過去。『竹千代!竹千代?!你沒事吧?醒醒!』

『帶上他吧,我帶你們去個安全的地方。』

極欲甩開兩人的武藏,此時此刻也停下腳步回過頭來,並說:『人命關天,動作快。』



----------------------------------------



嗚…頭好痛。不是在挑眼鏡嘛我,一定是打球被撞到頭的後遺症,

怎麼會忽然眼睛一花昏了,等等配完眼鏡還是去看個醫生比較保險。

嗯?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躺著?怎麼…有兩個怪人穿著日式古裝?

『武藏先生,請告訴我,二十五年前的嚴流島決鬥,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獨眼男子此時此刻坐在武藏的對面,

問說:『我畢生都在追隨極致的劍道,最強者立於不敗之地,是武者永世追隨的境界。

然而普天之下,只有你做的到,但嚴流島決鬥後卻從此不與人比試。

『小次郎又是何許人也?我這些年來調查他的生平,卻發現,

有人指稱小次郎已年過半百,也有人說他不過是個剛闖出名聲的十八歲年輕人,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十兵衛,已經是身為將軍劍術師範家族中的-最強者,你何須問我這些問題呢?』

武藏帶著耐人尋味的眼神看著十兵衛。

「蛤?」我不禁大叫了一聲。武藏、小次郎、十兵衛?這兩個人在演哪齣阿?

『阿!竹千代你醒了!沒事就好。』十兵衛站起身來對著我說。

「蛤?我是小傑,不是什麼竹籤呆,這是哪裡?我要先打電話給小登。」

我想掏出手機然後起身離開,卻發現手機不在身上,因為我也穿著古裝。

可惡,哪個混蛋把我拖來這個奇怪的地方,幫我穿上這套奇怪的衣服,

手機還拿走。要是被我知道是誰搞的鬼,一定揍死他。

『看來是頭部撞擊過猛,還沒恢復,你就繼續躺下休息吧。』

十兵衛邊說邊把我按回地上,讓我繼續躺著。

十兵衛接著轉過身繼續對武藏說:

『武藏先生,如果你今天不交代清楚,我是不會離開這裡的。』

既是憤怒、又是疑惑。看看眼前的狀況,我躺在一個籃球場大的日本和室裡,

旁邊又坐著兩個拿刀的怪人,頭現在還是很痛,一時間也聯絡不到小登,

我想,還是先閉嘴,然後靜觀其變好了。

而武藏,則是帶著複雜的神情,將放在身旁用布巾包裹的物體緩緩解開,

那是一把刀………





『這牽扯到很長久以前的歷史了…。

佐佐木家族,事實上是世世代代,秘密保護皇室安全的家族。

為了感謝他們,天皇更是請備前國的刀匠打造了【備前長船長光】賜給當代家主,

作為保護天皇的近身侍衛的佩刀。由於第一代家主名為小次郎,

於是後來繼承家主之位、繼承此刀者,皆稱為佐佐木小次郎。

『所以爺爺過世了,就輪到父親;父親之後是兒子;

兒子往下是孫子,世世代代?』十兵衛問起。

『是的。但身處亂世,天皇有名無實,佐佐木一族為了保全性命,

也被迫遠離京都,這把佩刀也隨之帶出。

『然而,刀畢竟是取人性命之物,此刀亦然。

不知從何時開始,也許是在不能保護天皇之後吧,

【備前長船長光】成了一把妖刀,只要出鞘就必有亡魂。

也從那時開始,有了它,就立於不敗之地。

但前提是能夠揮的動這把三尺三長的刀,否則,就是自己葬送生命之時,

因為若是被敵人所打敗,這刀就會效忠實力更為高強之人。

『如此力量,對於現在強權爭霸,是多麼吸引天下的各地大名阿。

也正是您所追求的,劍道極致-不敗,不是嗎?』武藏看著十兵衛。

十兵衛沉默不語。

『這也引來滅族危機,越來越多人想搶奪這把刀,於是佐佐木一族只能四處逃竄。

為了保全其他人的性命,分散各地的族人不約而同稱呼自己為佐佐木小次郎,

只因為大家都認為:「刀,一定在小次郎的手裡。」』

『這就是為什麼,各地都有小次郎的原因?』十兵衛驚訝的說。

『對!二十五年前與我對決的當代家主,小次郎,

就是不願意家族的人繼續背負如此命運,於是設了一局。

他瘦弱的連刀都拿不動,但是血緣關係卻讓他繼承了這把刀,

於是主動向我提出決鬥的要求,並告訴我一切的計畫。

『只要我願意,他會故意輸給我,然後讓我親自取走他的性命,

並且將【備前長船長光】交付給我,只因為他相信,不曾輸過的我,

必定可以避免此刀落入有心人士的手裡,造成更大的動亂,

如此一來,也可以保全他族人的安全。

而若是有幸,再讓此刀能夠在天皇身邊,完成佐佐木一族的使命。』

彷彿在訴說著別人的故事一般,武藏平靜的說出這句話。

我嚇的從床上坐起,不敢相信所聽到的對話。

從來沒有人抱持著如此的論點,探討日本戰國的劍聖『宮本武藏』。

我想,我現在應該是在某個古裝劇的現場,然後充當臨演。

這部戲這樣拍不符合一般大眾的印象,

等等我看到編劇一定要問他到底會不會寫劇本。

『在我的眼裡看來,佐佐木小次郎,才是真正的劍聖。』武藏說?

『我曾經也是個專注追求勝利的武者,一心達到最強,

某一天,卻發現我只是個嗜血如命的殺人機器。

正當我迷惘的時候,小次郎出現了。

他毫無條件的相信我,並將佩刀託付給我,

『我答應了他的條件,參加了決鬥,那甚至是他第一次將刀拔出刀鞘。

結果你們都知道,我贏了。後來你們也知道,我從此不再決鬥。

『之後,我鑽研佛法、畫作、茶道…等,我盡可能的讓自己遠離殺戾之氣。

讓妖刀,再也沒有出鞘的機會,除非它的再次出鞘,是為了保護天皇。

因為,我答應小次郎,不再讓他的族人有生命的危險!

只是偶爾,遇到妄想此刀的人,我還是會用我的力量,親自結束他們的性命。』

說到最後,武藏的眼神透露出了堅決。

『你可以選擇利用這把刀成為最強的人,但是你沒。。。』

十兵衛在一瞬間,彷彿領悟到了劍道極致的定義。

『哈!哈!哈!故事說的可真精采,宮本武藏,既然這刀本就不屬於你,

那今天我就要殺了你,然後把刀給帶走啦!』一個聲音大聲地傳進屋內。

武藏與十兵衛聽到後,立刻起身拉開和室門衝到屋外。

我遲疑了一下,啊!經典劇情!

想必接下來拍的是大場面,有好戲可看!

我隨後跟上,卻發現屋子四周早已站滿了十來名,穿著日本古裝的野武士,

每人手上都拿著亮晃晃的刀,不遠的竹林深處也有越來越多野武士走了出來。

我看向武藏與十兵衛,一人站在我左側門廊上、一人在前方,

兩人也分別將自己腰間的佩刀取了出來。

不得不說,現在的道具做的越來越好呢。





『那把刀,不是屬於你們的!』武藏神色嚴厲的看著帶頭的流浪武士說著。

『大膽刁民!吾乃柳生新陰流二代傳人,大目付、德川將軍劍術師範-柳生宗矩之子,

柳生十兵衛,你們這群無主的流浪武士,見到此令牌還不快退下,

否則我立刻拿下你們!』十兵衛立刻將腰間的令牌取出,

果然是名門貴族出生,大喝之下,相當有威嚴。

『我管你劍聖還是大將軍,你們只有三個人,我有三十人!刀子我要定了,所有人,上!』

武士頭目手勢一揮,戰端開啟。

敵多我少,武藏與十兵衛見狀,紛紛站回我的左右兩側,我只好退回屋內。

接著十兵衛說:『竹千代,當初我離開家裡尋找自身的道路時,只有你追出來找我。

如今,我找到答案了。謝謝你,好兄弟!

等回家後,我一定叫父親大人找個最漂亮的女孩給你!』

「別這麼說,十兵衛。」這應該是我的台詞吧?

我一邊想著,一邊看著流浪武士無法前進,因為狹窄的門口易守難攻,

但是零星的攻擊依舊不斷。

只見武藏或擋或閃,竟是讓對方動不到他一根寒毛。

而十兵衛也不遑多讓,將軍劍術師範的身手此刻亦得到了完美的詮釋,

沒有人可以進入他握刀範圍的半徑之內。

「只是,攝影機在哪?而這出招,也配的太好了些…。」我不禁喃喃自語。

『一群飯桶,這樣沒辦法前進,把側面的門都給我拆了!』武士頭目大喊。

只一會兒,和室拉門紛紛被破壞殆盡,左右兩側立刻衝進一群野武士,

我們三人馬上就被包圍。偌大的屋內此刻雖擠了十來人,

防守的空間卻相對大了許多,敵人揮刀的動作也因此跟著加大。

殺意,則是愈發濃烈。

刀光劍影

我以為這是一場戲,然而,當看見武藏的刀刺入某個滿臉鬍渣的男子的身軀,鮮血濺出。

轉眼間,我又目睹十兵衛閃過一個人的砍擊,

側身繞到他背後,朝他斬了一刀,又立刻轉身揮刀了解另一個武士的生命。

兩個人相互掩護,將背後託付給另一個人,分明才認識不久,

怎麼可以互相信任?難道,這就是劍道的極致?

下一刻我開始感到害怕,我也肯定這不是一場戲,而是真實。

因為有人朝我揮刀。我只好不斷的閃躲,然後聽四周充斥著,

刀與劍碰撞的尖銳聲響、奮力揮刀的喊叫聲、拳頭大力接觸臉頰的悶響,

聞著空氣中逐漸濃烈的血腥味,每個聲音、每一滴血,都代表一個生命的隕落。

四周倒下的人越來越多,攤坐在地上的我越發害怕,而眼前的武藏與十兵衛,

體力越來越不支,身上也受了些許刀傷,

漸漸的,兩人的背後出現了破綻。而一直默默觀察戰局的武士頭目,

卻在此刻發動攻勢,趁武藏與十兵衛不注意之時,

欺身靠近了武藏的左後方,而他凌厲的刀勢,就要朝武藏的後頸劃下。

「不行!」我在心中大喊。

心急之下,我隨手一抓。

刀柄處的厚實,握起來意外的合手,雖說長度三尺三,但卻比想像中的輕盈。

我右手反抓劍柄上部、左手正持劍柄下緣、左腳膝蓋跪地、右腳彎曲蹲低,

重心微微向後,將放置在地的【備前長船長光】,順勢拔出!

然後,一隻美麗的藍色燕子飛過。



----------------------------------------



『哈囉?小傑,你發啥呆阿?幹嘛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正妹店員?想要電話了吼?』

是小登的聲音。

『哈哈,你這位朋友真可愛耶!』這是正妹店員的聲音,

我甩了甩頭,讓視線清晰一下,

嗯,回來了?

我手上的黑色《小次郎》,左上角的紅色斑點消失了,裂痕也彷彿沒出現過一般,

而眼前的眾多眼鏡…….



《十兵衛》





《武藏》





《小次郎》





『小傑,你又在發呆了。』小登不耐煩的說:

『算了,你不決定的話,我要配了,男人就是要果決!小姐,我要這隻《十兵衛》。』

「噗?果然是少爺!」我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蛤?你說啥?我沒聽清楚。』小傑問我,

「沒事?小姐,我也決定好了。」我向正妹店員說。

「我要這隻《小次郎》!!」我的眼神堅定、語氣堅決。



Text.Jadon / Product Photo.Wayne



延伸閱讀:

角矢甚治郎手工眼鏡【劍豪】.豪氣限定登場(石舟齊vs.宗矩)

日本【金子眼鏡】的鮮豔新思維.【VISION OF pISION】手工眼鏡台灣首發

日本手工眼鏡【光明分子 x Yellows Plus Limited edition】聯名作品.限量登場

日本職人手工眼鏡 與市新作【Y8】誕生

幸福的手感 。日本手工眼鏡 與市 『回歸。職人魂』 新作 Y6 Y7 誕生

【SLIT 2011】Yellows Plus 東京展示會 表?道

永恆經典的內斂奢華.日本設計師眼鏡 Yellows Plus

光明分子眼鏡 House brand 首部曲.【光明分子 x 伊部幹雄】限量登場

浴火重生.日本設計師品牌【TseTse】復活再登場



更多照 片在我的?無名

歡迎加入我們的 Face book 粉絲團

光明分子

推推王

您的小小動作是鼓勵我們不斷進步與創作的動力?感恩!



 

有空也歡迎到我們家臉書粉絲團接收最新消息喔! 光明分子.官方FB粉絲團

大利率-06-1

單筆消費滿$12,000元,享有刷卡分3期零利率 現正實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