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上一周的介紹,光明分子團隊在世界各大眼鏡品牌每年引領潮流的主戰場 – Silmo眼鏡展,
今年,對我們來說 Silmo展的重頭戲之一,就是與 Native Sons 設計師 Tommy O’Gara的特別訪問。
透過影片,邀請您與我們直接來聽聽善於汲取生活中靈感的他,
對於 Native Sons 2017全新系列的設計過程以及創意發想,一起看今天的網誌吧!


Tommy提到一個重點:「Play out the design.」就是這樣的態度。

以下我們來介紹 Native Sons 2017全新系列:

The Producer系列:Siegel/ Lansky/ Hughes

火鶴飯店 (Flamingo Las Vegas) 是拉斯維加斯第一間五星級旅館,
由芝加哥黑手黨大老巴格斯席格爾 (Bugsy Siegel) 及合夥人梅爾蘭斯基 (Meyer Lansky) 共同創立,
2016光明分子@法國Silmo眼鏡展.NATIVE SONS專訪篇-光明分子.眼鏡
▲ Bugsy Siegel

2016光明分子@法國Silmo眼鏡展.NATIVE SONS專訪篇-光明分子.眼鏡
▲ Meyer Lansky

2016光明分子@法國Silmo眼鏡展.NATIVE SONS專訪篇-光明分子.眼鏡
▲ Las Vegas 89

而他們正是讓內華達這個鳥不生蛋的沙漠地帶蛻變為奢華賭城的重要推手,卻也壟斷所有金流及資源。
網羅金獎影帝華倫比提 (Warren Beatty) 以及班金斯利 (Ben Kinsley) 主演的電影豪情四海 (Bugsy)
便是以這兩位備受爭議的賭城狂人為故事根基。

直到1960 年代末,億萬富翁豪爾修斯 (Howard Hughes) 買下大部分拉斯維加斯的旅館及電視台的所有權,
間接促成賭場合法化運動之後,拉斯維加斯才真正從黑道勢力間解放。

2016光明分子@法國Silmo眼鏡展.NATIVE SONS專訪篇-光明分子.眼鏡
▲ Howard Hughes

Native Sons "The Producer" 系列以Siegel,Lansky以及Hughes三款複合材質鏡框帶出拉斯維加斯華麗外貌之外的真實故事,
運用質感紮實、顏色醇厚的Takiron醋酸纖維板料及高質感鈦金屬手工打磨製成,大器而簡約的框型更是魅力所在之處。



High Way系列:Duluth/ Dakota/ Mojave

以搖滾詩人巴布狄倫 (Bob Dylan) 的出生地杜魯斯 (Duluth) 出發,
一路向西來到南達科他州(South Dakota),最後在莫哈維沙漠(Mojave Desert)劃下旅程的句點。
2016光明分子@法國Silmo眼鏡展.NATIVE SONS專訪篇-光明分子.眼鏡
▲ Bob Dylan

Native Sons "High Way" 系列以影響品牌設計主腦 Tommy O’Gara至深的巴布狄倫
及三個與其相關的地名為靈感發想,除了杜魯斯 (Duluth) 之外,
南達科他州 (South Dakota) 是巴布狄倫少年時期旅居之處,

而他也曾將一名南達科他州農民的悲愴遭遇化為動人旋律 "Ballad of Hollis Brown";
位於加州的莫哈維沙漠 (Mojave Desert) 是巴布狄倫最鍾愛的地域之一,
除了無數的詞曲創作,更有多幅畫作皆於莫哈維沙漠完成。

Native Sons "High Way" 系列以粗獷版型的太陽眼鏡作為主軸,
藉由細微的角度及線條變化道出不同的視覺語言,
搭配新色板料Spazzle (混色) 及Coffee Caramel (焦糖咖啡) 更顯獨特。

 
 
資料提供:JEpo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