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持續關注著我們的朋友們可能知道,在光明分子成立,單店的時代,
店內也曾經販售過部分精品品牌,例如GUCCI、YSL、Diro...等等,
但隨著市場的削價競爭,與品質良莠不齊的種種問題之下,
經過短暫時間的評估,我們毅然捨棄繼續提供這些品牌給我們的客人。

一路以來,光明也是經由不斷不斷的調整,終將站在「選品」的位置,帶給大家更好的選擇。
但你是否曾經好奇過,為什麼這些品牌不論是鞋子或包包,在百貨櫃上動輒上萬甚至數十萬,
而我們卻能在街頭巷尾的眼鏡行,以低廉的代價購買到一線名牌眼鏡呢?

開雲集團(KERING)成立於1963年,為世界第三大奢侈品集團PPR更名而來
作為全球時裝及配飾行業的翹楚,旗下擁有超過20個國際品牌,
涵蓋奢侈品與運動及生活時尚產品這兩大全球增速最快的領域。

從設計、製造到銷售,開雲集團皆致力於滿足客戶所求。


但就如開頭時所說的:
「你是否曾經好奇過,為什麼這些專櫃精品不論是鞋子或包包,在百貨櫃上動輒上萬甚至數十萬,
但我們卻能在街頭巷尾的眼鏡行通路,以低廉的價格購買到一線名牌眼鏡呢?(撇除仿冒品)」

全力翻轉.【KERING】開雲集團-光明分子.眼鏡
其實現在所有的時裝品牌的眼鏡單品都採取授權模式居多,和製造商合作,再透過代理的模式進入全球市場。
原因是這些品牌早期並未重視眼鏡市場,正好代工廠也需要各大精品的加持,
只不過這樣的產業型態最終也產生一個致命的問題,就是眼鏡製造商為了填補龐大的權利金成本,
在製造過程中不斷cost down,導致品質每況愈下,同款示卻有不同Logo的情況層出不窮。

加上近年來,獨立品牌設計師以及日本手工框的崛起,這些眼鏡重視細節與品牌價值,
背後又有著豐沛故事與情感,也成為光明分子選品時的重要參考標的。

但在這樣的狀況之下,原先精品眼鏡代理商則不得不加速向下打入大眾市場,
結果讓經銷通路陷入了削價競爭的惡性循環,品牌形象當然也大受打擊。

全力翻轉.【KERING】開雲集團-光明分子.眼鏡
▲日本手工框品牌因背後有豐沛的情感故事,所以相當受歡迎。(與市

受到市場衝擊影響嚴重的開雲集團,集結旗下包括:
Bottega Veneta、Saint Laurent、Alexander McQueen、MCQ、Stella McCartney...等等

在2015年決定開啟全新的商業模式,主要是目前GUCCI設計總監Alessandro Michele自上任後,
發現GUCCI眼鏡經銷商素質良莠不齊,網路商店更是大打折扣戰,
這也與我們當年選擇捨棄這些精品品牌的心境有許多的雷同之處。

全力翻轉.【KERING】開雲集團-光明分子.眼鏡
▲ 新任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這些傷害品牌形象的現狀當然也讓創意總監 Alessandro心煩不已,決定爭取主導權,
希望能讓GUCCI所屬的開雲集團也能重新贏回消費者的信心。

因此,開雲集團發布聲明,將成立自己的眼鏡業務團隊,
而該團隊的首項計劃便是提前2年收回GUCCI的代理權,從2017年1月1日開始正式自營。
為此開雲集團總共付出了超過30億新台幣的超高違約金,
向原先合作的義大利製造商買回自有的品牌授權,轉為自營生產加銷售的新模式。

不過回歸到產品面,假如將來各精品品牌的眼鏡都由設計總監親自負責,對消費者來說應該是件好消息,
但能不能確保每一項產品都能更貼近品牌核心價值呢?則還是未知數。
接下來,在創意總監 Alessandro的重新整頓之下,就一起期待重整後推出的新風貌吧!


資料參考:men's uno Taiwanheavenra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