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稱」能給人圓滿、勻稱、和諧的美感,對稱似乎是表現萬事萬物和諧的形式或現象,
特別表現在生物、建築、美學、繪畫學科上。

達文西的人體黃金比例

文藝復興時期,達文西按照古羅馬建築師維特魯威Vitruvius所留下關於比例的學說,繪製具對稱平衡的人體圖,
的確,從外表上看起來,人體看起來是相當的對稱,
從鼻子到兩腿間的中軸線,雙腳、雙腿、雙手、雙眼和雙耳朵,都是成雙的對稱。

即使鼻子和舌頭是單數,但形狀也是左右對稱的。
美國好萊塢男影星丹佐.華盛頓被《人物》雜誌評為「當今最富魅力的男性」,原因之一是他的臉龐幾乎完全對稱。

比利時 theo 不對稱中的完美平衡-光明分子.眼鏡


驚艷的不對稱美感

然而複雜的人體並不像外表看起來那麼簡單,即使是掌管視力平衡的雙眼,不管外表或內在視力很難一模一樣。
平衡的對稱是普世都能接受的美學價值,以追求安定和舒適感;而不對稱的平衡給我們是一種靈活創意的一種表現。
如果位置和比例安排得宜,會帶來令人驚艷的感受,例如:畢卡索和普普藝術都可以看到類似不對稱的平衡。
比利時 theo 不對稱中的完美平衡-光明分子.眼鏡

在近幾年的時代潮流中,不對稱的設計出現在空間規劃、服裝設計、及各種生活美學的應用。
除了歐美,連日本這股不對稱的潮流也吹到世界各地,不僅在歐美,
深受女星珍妮佛洛佩茲、娜塔莉波曼、黛咪摩兒等國際巨星的喜愛,連較為傳統保守東方也可以看到這樣的影子。
一向拘謹、規律的日本人,更有川久保玲(かわくぼれい)這樣不對稱另類設計師的出現,
她將日本優雅內斂的傳統、類似和服穿著的不對稱重疊式剪裁、立體設計聞名世界,受到許多時尚界人士的喜愛。

比利時 theo 不對稱中的完美平衡-光明分子.眼鏡
比利時 theo 不對稱中的完美平衡-光明分子.眼鏡
比利時 theo 不對稱中的完美平衡-光明分子.眼鏡


比利時的奇思妙想

但不對稱的應用就掌握在那恰到好處的比例與配置,用不好就是災難,用得好就是時尚。
而在以大膽色彩結合創意空間配置聞名的比利時,更將不對稱的設計應用達到完美地步,
比利時除了擁有被大文豪雨果稱讚「世界上最美麗的廣場」布魯塞爾大廣場,
更擁有「不對稱」的市政廳 Hotel de Ville ,96公尺哥德式的高塔為高聳立在此。

雖然是因為不同時代建造所造成左右兩邊不對稱的差異,卻另有一種美感,
而比利時的家具、工業設計,處處可以看到這股不對稱中達到平衡的奇思妙想。

比利時 theo 不對稱中的完美平衡-光明分子.眼鏡


THEO的大膽挑戰

比利時甚至將不平衡的設計運用在眼鏡設計上,眼鏡作為輔佐視覺的工具,本來用意是要幫助我們的眼睛平衡,
然而比利時知名的眼鏡品牌theo卻在功能以外,以大膽的設計概念,挑戰不對稱的完美平衡,
加上theo眼鏡的繽紛色彩,讓眼鏡不再是穿搭的配角,而是個有設計感和有趣味的完美搭配。

theo的創始人兼設計師Patric Hoet對不對稱設計的掌握,來自於生活中的微末小節,
其實我們再怎麼努力修飾,看起來對稱的左右臉和輪廓一定也有些微的差異,不如就認同自己,勇敢的秀出自己的特色。
而她將這樣的概念展現在眼鏡創作中,細心觀察,還會發現每副眼鏡的鏡架和鏡框左右不對稱的微妙差異。
更有突出的眉形能夠突顯自己的五官與輪廓,加上各種鮮艷俏麗的色彩選擇,讓我們戴上去顯得光彩奪目。

比利時 theo 不對稱中的完美平衡-光明分子.眼鏡
比利時 theo 不對稱中的完美平衡-光明分子.眼鏡

theo除了給人風格強烈,耳目一新的創新設計,但又能堅守令人安心可靠的製作品質,
不論是鈦金屬、醋酸纖維的材質運用,各種瘋狂大膽的設計都讓我們戴起來合身舒適。
這次看似不對稱的Eye-witness T-series Collection眼鏡系列一樣大膽挑戰傳統的美學範疇,
在不對稱中找到完美的平衡,卻另有一種線條構成的趣味性和空間感,帶給大家超乎想像的驚喜,


讓我們的視線也跟著theo的Eye-witness T-series Collection的律動,無限延伸~~